又是一年七夕。情侣们开始了甜蜜的“负担”。鲜花买起来,巧克力准备就绪,美酒香槟把氛围感拉满,年轻人对仪式感的追求,让浪漫经济到点按时起飞。单身的年轻人七夕怎么过?他们也计划好了,在“得过且过”、“一笑而过”、“插肩而过”之间,还会适时祭出流传已久的金句,“对爱情没兴趣,只想搞钱”。在极光大数据发布的《这届年轻人,七夕也能过成单身狂欢——2021当代青年婚恋状态研究报告》里就提到,处于适婚年龄(20岁-40岁)的人群中,有55.5%的人目前为单身状态,其中有34.6%的人从未谈过恋爱,他们享受单身,更愿意搞钱搞事业,通过丰富的爱好取悦自己。七夕这一天,不过节的年轻人们,的确正在疯狂搞钱。在各大社交媒体上,有的年轻人“出租自己”,配合换情侣头像,换个性签名,提供连麦的哄睡服务;有的年轻人在街头感受烟火气,用拍立得给情侣们拍照,赚一笔钱的同时还能磕真人CP;有的年轻人则是当起了“孤寡青蛙”,在这天给单身人士送去“孤寡”祝福,一周就能赚到本职工作一年的收入。总之,这群年轻人在搞钱的过程中,要么收获即时的快乐,要么就真正大赚一笔。这个节日,催生出情侣之间的浪漫经济,也诞生了属于单身人士的搞钱狂欢。一位计划在七夕出租自己的年轻人说,她的宗旨是,“恋爱和搞钱,总得有一个,没有恋爱,不能也没有钱”。

搞钱暴利组:靠一只孤寡青蛙,一周收益能顶上班一年

今年毕业的00后程程,就做了“孤寡青蛙”。当时她单身,有朋友给她点了好几个“孤寡青蛙”。这一服务带有一点恶搞色彩:即有人加她微信,给她发信息,“您好,这是您朋友为您预定的七夕蛤蟆。现在我要开始叫了:孤寡孤寡孤寡孤寡孤寡孤寡孤寡孤寡孤寡孤寡孤寡孤寡孤寡孤寡孤寡……”。这来自一个梗,因为青蛙发出的声音“咕呱”,接近于“孤寡”。下单孤寡青蛙,是七夕里年轻人调侃单身朋友的方式,也是单身的年轻人,参与七夕的一种方式。

孤寡青蛙服务 来源 / 受访者提供“被孤寡了一晚上”,程程说。她决定让别人也承受这种“痛苦”,就去淘宝上随便找到一家店,问客服,“要小蛤蟆不”,就这样,她成为了一只“孤寡青蛙”。她向深燃介绍,很多顾客都是学生,以高中生、大学生、初中生为主,过程有时有趣有时乏味。当她发出“孤寡”后,有的人会问,“你有对象吗”,她回答没有,对方就和她对着发“孤寡”,还有人调侃说,“那我们处对象吧”。也有的人不喜欢这类模式,没说几句话,就把她微信删了。这是季节性的活动,一年里七夕最忙。那一周,她早上7点多就起床,忙到凌晨两三点才睡,白天如果反应速度慢了,“消息就回复不过来了”。“玩梗”背后,孤寡青蛙带来的收益,是很多人想象不到的。

淘宝上的孤寡青蛙店铺 来源 / 淘宝截图为了这个七夕,98年出生的小白在5月就辞职了。根据去年七夕的经验,他的孤寡青蛙店铺一周收入达14.5万,刨除人工成本2万,这一周比他本职工作一年赚的都多。今年七夕,他要大干一场。这是一个门槛不高的生意,深燃在电商平台上查询,孤寡青蛙服务的价格为4.9元至29.9元不等。小白介绍,加人微信给人发“孤寡”,相当于是0成本,如果要扩大规模,只要有人手来当“青蛙”即可。七夕节正值暑期,他招了很多做兼职的学生,把他们拉到一个群里,在里面派单即可。现在,小白店铺的兼职“青蛙”有100多人,“只要愿意接活儿,一个人一天能做100单左右,1单给他们两块钱”,剩下的都是店铺的收益。95后王娟开的孤寡青蛙店铺规模更大,与深燃交流时,她的店铺旺旺一直有消息弹出,不到5分钟就来了10多单。她介绍,最高峰时,1天要处理2万多单,今年他们特地增加了客服人手,从去年的十几个人扩展到40余人,兼职“青蛙”有1000多人,都为了这次七夕节。即便是这样,“还是忙不过来”,小白说。王娟表示,“我们价格从来没有跌过,没必要降价”。店家都提到,孤寡青蛙的收益超出预期。2019年,小白随手注册了一个店铺,开设的孤寡青蛙业务一周就赚了7000元。其他店铺的孤寡青蛙,他也都下单考察过,发现大家的形式都差不多,甚至很多店铺的“青蛙”就像机器人一样,不会回应对方发的信息,只是一直发“孤寡”,“就这样的店铺也能活”。暴利的孤寡青蛙生意,也让入局者越来越多。小白入局早,几乎每年都看着淘宝上的这类店铺数量翻倍,“一年翻5倍、10倍都有可能”。孤寡青蛙的潮流能流行多久,充满未知,让他们感到焦虑。七夕前两天,来的订单不如往年,小白就有点忐忑,怀疑孤寡青蛙的风刮过了。孤寡青蛙之后,商家还在开发其他生意,比如开始流行的“布谷鸟”。这是对孤寡青蛙的反击,年轻人给自己或朋友点“布谷”,即“不孤”,以应对“孤寡”。不过小白没有开这类订单,“布谷的订单很少,1万元的流水里,布谷鸟的不会超过500元。”王娟说,每一年七夕,都能有几万个客户,都是单身。他们店铺在提供孤寡青蛙服务后,还发展出相亲业务。至于七夕怎么过?王娟连忙说,“没空,没空,搞青蛙都搞不赢(忙不过来)”。“只要有钱,天天都是七夕节,我就想挣钱”,她说。

搞钱气氛组:出租自己、摆摊磕CP,只赚一杯奶茶钱

对于搞钱气氛组来说,虽然七夕在努力搞钱,但赚钱不是最重要的。从去年七夕开始,00后洛洛就在“出租”自己。她提供的服务包括换情侣头像、换个性签名、陪对方秀恩爱、在线聊天等。收费不贵,少则一两块,多则三四块,整套算下来只要16块,一天赚一杯奶茶钱。在线哄睡服务则价格另算,半小时20块,1小时30块。去年的七夕,她总共也就赚了两三百元。她说,“出租”自己是因为她不想谈恋爱,但又想有谈恋爱的感觉。一年前她刚结束一段感情,她发现自己性格敏感,占有欲强,进入一段亲密关系需要很多安全感,而“出租”自己,这种虚拟形式能让她感觉轻松一些,状态也能更放开一些。

有一位17岁男孩的七夕订单是,希望洛洛能去他的朋友群里秀恩爱。两人加上了微信,对方把她拉到了朋友群里,“里面都是他很要好的同学,其实我们说的话挺幼稚,都是一些’宝宝抱抱,宝宝亲亲’之类的”,说到这里她笑起来,“但是我们都很开心,他可能就是想让朋友羡慕一下”。洛洛的声音温柔,很多人喜欢点哄睡服务,有的人让她念一段睡前小故事,有的人要听她唱歌,有的人想要“吃瓜”,让她把当天微博上的瓜读一遍。在抚慰他人的同时,洛洛意识到大多数人是渴望被爱的,“大家都好像比较累,都是快生活,需要一些放松的时间”。洛洛出租自己,是在线上体验恋爱,一些年轻人则是在线下“磕”糖,搞钱只是重在参与。97年出生的可可是一家金融公司的HR,平时工作不忙,七夕她计划在街上摆摊,用拍立得给情侣拍照,一张收费9.9元。为此,她提前准备好了烘托气氛的气球,做了一个广告牌,还买了一些鲜花和道具,她自己本来就有拍立得,成本主要在相纸上,10张39元,总共投入了200元,七夕当天收入“只要比本钱多一点点就行”,她说。她还记得,第一次给情侣拍照时,是在青岛某步行街天桥上,天桥比较高,女生有些害怕,栏杆也有点脏,“男生就默默的一直用手当在女生身后”,这个细节让她记到了现在。“看别人过节日,也是很磕”,可可说,平时她就喜欢看恋综磕CP,看别人谈恋爱,就觉得很幸福,两人营造出的氛围,会让人有代入感。每次拍完照,她都会真诚的对情侣说个祝福语。00后小乐是在去年七夕摆摊的。当时她和同学一起在重庆最繁华的商圈,出售氢气球。她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然有些兴奋,朋友们一起DIY气球,隔壁很有经验的小摊贩阿姨向他们传授经验,教他们分散行动,每个人手里拿一部分气球分开卖。一个气球成本25元,他们买了8个,最后以每个40元的价格卖出去5个,刚好打平,“剩下三个气球,有两个我们自己带回家了,剩下一个送给了一对路上的老年夫妇”,小乐说。

搞钱,怎么就成了单身青年的七夕“代餐”?

在交流过程中,深燃发现,这群年轻人身上,搞钱的背后对应着三种对待感情的心理:即完全不想恋爱只想搞钱;对恋爱态度佛系,但会在赚钱的同时磕CP;害怕真人恋爱,选择出租自己“虚拟恋爱”。这都不算是新现象。不想恋爱,只想搞钱的年轻人,不在少数。上述极光大数据的报告里就提到,选择单身的原因,30.5%的人认为要优先发展工作、学业,30.2%的人享受单身,坚持独身主义。心理咨询师朱晓辉告诉深燃,这首先和社会发展阶段有很大的关系。“现在社会主要的发展议题就是经济发展”,对于年轻人来说,“在认知当中,他们体验到快乐的途径在变少,完成自我实现的路径又不像过去那么透明。搞钱,是安全感的来源,也是体验快乐和自我实现的捷径。”而磕CP和出租自己“虚拟恋爱”,背后的情感本质相似,都像是现实恋爱之外的情感代餐。上述报告里提到,嗑CP能带给当代年轻人精神上的愉悦,满足幻想的快乐,因此超过7成单身人士喜欢嗑CP。在艾媒咨询的《2021中国单身群体线上休闲娱乐偏好调查》里也提到,看视频/追剧是单身群体最主要的线上娱乐,占比高达66.7%,而“嗑CP”是吸引观众追剧的主要原因之一。

单身人群磕CP的比例 来源 / 极光大数据报告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祝杰曾在专栏中解释,作为一种社会性动物,人类渴望获得亲密关系。而“嗑CP”低风险、低成本,人们不用亲自参与就能体验到恋爱的感觉,从而获得满足。一部分人爱情碰壁后,从此蜷缩在幻想世界之中,将“嗑CP”作为满足亲密需要的方式,作为逃避现实亲密关系的借口。同时,也有一部分人能在“嗑CP”和维系真实亲密关系中找到平衡,将其视为生活的调味料。而出租自己,展开虚拟恋爱,背后的逃避意味则更明显。朱晓辉表示,这也和社会发展压力有很大的关系,其心理本质,和人们玩游戏找陪玩、出去买东西约朋友,没有本质区别,“都是希望进入到一个关系网络当中,感受到自我延伸感”。但是在快节奏的生活下,人们的社交成本越来越高,风险越来越大,体验却未必越来越好。在这种情况下,本来是一种服务关系的虚拟恋爱,变成了性价比较高的选择。他提醒,这样的关系因为其特殊的性质,是无法持久的。一旦到达一定的阈值,它带来的快乐感就会急速下跌。洛洛也提到,在经历过上一段感情背叛后,她害怕进入一段亲密关系,“出租自己”让她不会被伤害,同时能感受爱情的甜,“平时他们也会关心我,会问我在干嘛”。但在今年七夕后,以8月20日为节点,她决定不再“出租自己”了。反复为不同人提供出租服务,习惯以后快乐正在消失。朱晓辉解释,“年轻人现在获得娱乐的方式,以即时满足的方式为主。这种快乐,获得的快,消退的也快。就好像中午吃了顿经典大餐,到了晚上就又饿了。年轻人也需要更多的延迟满足,长效满足。”整体而言,与上一代在情感上追求确定性不同,“现代年轻人追求的是自由和体验,重视过程胜过结果”,朱晓辉表示,在他看来,这很难评价好坏,“这个世界上从来不存在绝对的正确与错误,只存在适合不适合他所处的环境,新一代的年轻人尽可大胆的追求自己内心的需要”。相比于上一代人,现在的年轻人们,对恋爱越来越理性,更重视自己的感受,在到底怎么让自己快乐上,寻找到了更多代替品,搞钱是,磕CP和虚拟恋爱也是。只是,这样的变化到底是好还是坏,他们还没有答案。“我觉得最幸福的是和伴侣一起七夕搞钱,事业爱情双丰收”,小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