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房子时,我从来不买储藏室,因为能装进去,多是没用的东西,50,000元买了一个储藏室,里面装了一堆5,000元都不值的破烂,这些破烂,应该定期清理,扔掉。

我们明明知道自己没用,却舍不得扔掉,这是什么心理?

“很多东西如果不是怕被别人捡去,我们一定会扔掉”

从这个句子,可以理解这个拧巴的道理,我们不想不明不白地让别人占便宜,等于自己吃亏。

如今我才明白,倪老师为何要在闲鱼卖他的闲物,小到一枚法国旅游纪念币,大到一辆捷安特山地车,又或是一双小巧轻盈的鞋,都是挂在闲鱼上,干净整洁地出售。

有个记者坐在C位,很难与二手联系,但从价格上可以看出,他并不在乎钱,一辆成群结队的山地摩托,骑了几次,200块钱就卖掉了。

事实上,网络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是一个社会的缩影,还有一个阶层的遥不可及。

三年前我做闲鱼的时候,确切地说,那个时候还不叫闲鱼,属于淘宝二手频道,遇到了一个大BOSS,是做伦敦金融的。

时间很紧张,她凌晨3点才开始工作,她的生活黑白颠倒,曾经和我聊过一晚上。录像给我看她的书房,可以打半场篮球,三面墙都是书架,高处要踩梯子拿。

让我看看她家里历代皇帝的画像,包括现在中南海的主人墨宝。

这个可以自由进出新华门的人,想买几块翡翠送给外国朋友,挑了三块挂件,价值五万元。

一开始我窃以为和我聊天很炫,是自己编故事让我很便宜,或者送她。

但是从选购到付款,没有一个词是包含讨价还价的,是咱想多了。

之前有一篇单行本的文章,写了这段经历,我想要传达什么思想?

如果你在上海卖房子,接触的人越多,就越多,接触的人就越多,没有一个百万富翁有资本跟你谈。

同样的道理,卖东西,卖锄头,卖兰博基尼,也是一样的道理。

但买兰博基尼的人,比买锄头的人还花钱呢。

一样能卖,为什么不去卖兰博基尼?

串联了几个场景,应该就能理解一个问题了,闲鱼是二手市场,既是低收入群体的眼中钉,又是富人眼中钉,它是一家综合体,不限于出售破烂,还可以出售高档商品。

之前我就给姜小糖说过,这次不是机会,去闲鱼捡便宜货,然后再把它卖了,也比朝九晚五上班赚得多。

用过的东西都是硬通货,比如单反相机,镜头,苹果手机,名牌包,名牌衣服…

古董包与古装服饰,已成为两条专业赛道,暂且不谈。

我对照相镜头有深刻的体会,玩单反穷三代,这是行业的真理,对照相器材喜新厌旧也是普遍的。

淘宝网二手镜头,玩一会儿再出货,已成明智之举,不像新旧折旧那么多,可以做到白嫖,有耐心的话不仅白嫖还能赚钱。

它能卖到砸手吗?

没有的。

消费者多了,什么都有,即使卖得比别人贵,有人专门挑贵的买。

另一些人只看芝麻分,信誉高就等于安全,另一些人只挑同城买,见面交易就放心了。

总会有一些不寻常的卖家会遇到奇葩买家。

销售照相机有一个缺点,碰到不会使用的主人,可能连快门都无法按下,他就以为是机器出了故障,还没听你解释。

“闲鱼”还有一个很赚钱的品类,就是卖二手包。

二手奢侈品是一个公认的行业,而且利润空间很大。

古驰、香奈儿、迪奥等一线品牌虽然赚钱多,但对专业知识的要求也很高,因为仿品太多,必须能辨别,了解各系列的价格、年代。

比较而言,轻薄的品牌更易操作,像蔻驰、MK这些,全新1-6千元,接受度更高。

旧价约有千元,假货少,加价两三百元出手相对容易。

假如能够找到倪老师这样的卖主,能淘到不少便宜货,三五百块一件也是有可能的,一天卖一件也可以月入过万。

买二手也要打造个人IP,一个是卡奴割肉回血,一个是中产阶层包多用不完随手卖,你肯定会选择后者。

把你卖掉的商品,展现你的实力,比如公布一套海边别墅的日租,一天2000块钱,接受影视剧组或者朋友的轰趴。

还可以发一条二手改装的宝马M6排气管:准备炸街用的,买了又觉得不适合这个年龄,谁用谁拿。

与淘宝上的信誉体系不同,闲鱼买家只能根据你的IP形象来判断你的形象,从而作出判断。

另外判断依据是芝麻分,一般人都能做到740分,信用等级极高。

把汽车信息,公积金,房产信息绑定起来,多做公益,多刷信用卡,都是提高芝麻分的方法。

之前姜小糖做过兼职,现在已是全职做,每天都要收集货源拍下,然后加价转手。

我说你不必先买,可以把闲鱼的商品图片复制下来,然后发到网上进行加价出售,这样就会出现商品随时被出售的情况,但是这样也不必投资,纯粹是空手套白狼。

一张支付宝账户可以注册5个鱼号,成批上架,曝光机会也是X5。

本人为闲鱼第一批用户,那是插根扁担都开花的年代,后来慢慢有大批卖家拥入闲鱼,一五年我就退出了。

近来闲鱼出售一些闲置物品,发现之前的想法不对,卖家虽多,买家数量也在不断增加啊,一个拥有4亿用户的平台,而作为一个纯粹的交易平台,仍有许多细分机会可挖掘。

四亿用户意味着什么?

丑女人也会遇到盲人,就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