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庸的小说《天龙八部》里,古灵精怪的少女钟灵和闪电貂一起出场,这团毛茸茸的小东西,一开始被误认为是件“古怪暗器”,它灵活至极,爱吃毒蛇,只听钟灵一人召唤。在练武厅被反派为难时,钟灵拍拍腰间皮囊,闪电貂就跃出咬了左子穆的手腕,毒性一发,众人都不敢阻拦,这才解了她和段誉的围。

但其实,真实的闪电貂和小说中描写的不大一样。王梦然养了十多年貂,她说这些毛茸茸的小玩意儿跟“闪电”没什么关系,它们行动并不敏捷,一天里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也没有攻击性,喜欢跟人亲近。

这种“钟灵同款”的宠物貂原产丹麦,所有国内正规售卖的闪电貂都由统一渠道引进,小貂体内植有识别芯片,并配备护照,每一只进入中国的闪电貂,都已经做好了绝育手术、除臭腺手术,注射好了疫苗。宠物貂比小猫小狗更好养,因为它们每天的睡眠时间累计在18小时以上,会在专用的便盆里便便,主人每天只需要给它提供足够的貂粮和饮用水,换1—2次貂砂,每周洗一次澡即可。

王梦然是安哥鲁品牌店的店主,她除了在淘宝卖闪电貂,也在青岛经营一家线下店。今年她带着她的闪电貂参加造物节,吸引了包括金晨在内的一众好奇小伙伴过来和貂貂互动,她隔壁摊的店主,因为这几天偶尔帮忙看店,按捺不住心动,也决定养一只闪电貂。

很“凶”地示好

当了7年貂店店主,哄睡过将近1万只闪电貂,对于现在的王梦然来说,不管是小暴躁还是小软萌,她都能把对方驯服,引导貂貂们完成“社会化改造”,和人进行良好互动。但其实,在她刚接触闪电貂的时候,因为不了解貂貂的习性,被抓过、咬过,也被吓得跳到凳子上大叫过。

2011年,看见“毛茸茸”就走不动道的梦然第一次在宠物店碰见闪电貂。在此之前,她家里养过狗,狗狗去世后,她只在小区里喂过流浪猫。在店里撸了一会儿小貂,梦然心动了,但店里的臭味让有洁癖的梦然有些犹豫,“貂貂的气味和狗有些类似,所以我觉得只要做好清洁,气味的问题应该是可以解决的”。

她花1980元买下了一只5个月大的闪电貂,店主还给她配了4000元的日用品,“后来我自己开店了才知道,顶配的日用品花个1500元都够够的了”。而在梦然购买闪电貂后不久,那家宠物店就关门了,“店主当时可能是为了清仓,所以把东西都一股脑推给我了”。

闪电貂到现在都算是小众宠物,更别说十年前。当时那家宠物店是青岛唯一一家售卖闪电貂的店铺,在它关门后,梦然作为“新手妈妈”只能自己一点点摸索貂貂的习性。

最初担心的气味问题,其实只要做好卫生就能解决,但是小貂到家的第一周,梦然就被吓得不轻。有一天下班回家,她打开笼门放小貂出来活动,没想到小貂蹦蹦跳跳地朝她扑来,“我以为它要咬我,吓得赶紧跳到凳子上,让它够不着”。当时梦然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等小貂走开了才悄悄下来。

从那之后,梦然一打开笼门就赶紧跑回卧室,只敢隔着玻璃门和小貂四目相对。过了一星期,她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全副武装准备“斗上一斗”,小貂再一次蹦蹦跳跳扑过来,梦然一把抓住,以为会被狠咬一口,没想到小貂却是安安静静趴在手里。

后来她才知道,小貂蹦蹦跳跳扑过来,并不是把她当敌人,而是在邀请她一起玩,这种看起来很凶的动作,其实是在示好。貂儿还有另外一种邀请姿势,就是躬起背,对你咯咯叫。如果你有兴趣和它玩耍,可以朝它跳一下,它就会和你痛快玩一场捉迷藏的游戏;如果你不感兴趣,只要坐着或者站着不动,它就会很知趣的不再骚扰你。

曾经的游艇销冠“躺平”了

王梦然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这么“不务正业”。在卖貂之前,她做的是游艇销售,游艇售价基本都在千万元以上,“当时亲友听到我要辞职去卖貂,都觉得我疯了,他们让我算算卖多少只貂才抵得上卖一条游艇,但我觉得生活不是这样算的”。

现在的王梦然俨然是“貂貂幼儿园”的园长,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店里照顾貂貂、打理琐事,但在以前,她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水上训练或者在外面谈订单。

从12岁开始,这个青岛姑娘就接触到帆板,初二还没上完就被选入体校作为预备役。帆板运动介于帆船和冲浪之间,运动员利用吹到帆上的风获得速度,通过调整帆的受风中心和板体的重心在水上完成转向,因此极其考验四肢和核心力量。往往经过一个夏天的训练,她的皮肤能黑一个度、腹肌也能明显一个度。

2008年,青岛承办奥运会的帆船项目,她在现场做翻译志愿者。在成为省级运动员后,王梦然退役了,之后她做过帆船教练、体育老师,后来去了一家游艇公司做销售,“游艇的价格基本在千万元以上,当时我们一个人一年卖出一条船就已经不错了”。但王梦然却是公司的销冠,最厉害的时候,她半年卖了三条,一条的提成到手能有二三十万,收入可观。

2014年,公司派身为销冠的她去三亚参加船展,原本计划一周内能够回到青岛,但是为了能有更好的宣传,老板要她把船从三亚开回青岛,出差时长一下子拉长到20天,这下梦然着急了,开始担心家里的小貂,但是老板并不能理解。

等回到青岛,她又应客户邀请,一起去玩水上摩托艇。梦然是会玩水上摩托艇的,但因为那天速度太快,她不小心摔水里把耻骨摔骨裂了,直接在家里躺了一个月,无聊生活是被小貂一点点治愈的,“貂貂时不时来逗逗我,抢走我的手机,或者从零食箱里给我扒拉出来东西。我要真‘嗝屁’了,小貂就成孤儿了,这么一想就觉得它好可怜哦”。

想着自己卖力工作的几年,虽然挣得不少,压力也不小,在家躺了一个月的王梦然递交辞呈,真的选择“躺平”了。她拿出卖游艇攒的积蓄,在青岛开了一家貂貂4S店,出售、寄养、洗护、宠物用品都能一站搞定。她盘算了一下,靠存款都能撑个三年,所以放心大胆去做了。

夏日小甜心,冬日小围脖

第一个月,店里卖了862元,是梦然工作以来收入最低的一个月,“这862元里,没有一毛钱和卖貂有关,因为我这里有些玩具类的用品,猫狗也能玩,第一个月里有大部分都是这种日用品订单”。

原本以为三年后才会焦虑的梦然,当时就焦虑了。2014年,梦然的貂店在青岛是唯一一家,到如今也是,说来是没有市场竞争的,但是因为太小众了,所以也鲜有人问津。

为此,梦然想了个办法,“要靠貂貂去俘获人心”。除了带着闪电貂外出散步给路人种草,梦然还拜托相熟的柜姐,帮忙在朋友圈发发小貂的卖萌视频。很快,梦然的店铺里涌来了一批有购买力的资深中产,她们愿意给小貂好的粮食、日用品还有洗护服务,基本一次就能消费三五千元,店铺也由此步入正轨。

但中产的生意毕竟有限,店里每个月也只有零散的几单,想到之前那家倒闭的店铺,梦然想着要拓宽一下市场。2017年,朋友建议她开个淘宝店,“当时我在淘宝一搜,看到有不少同行在做,每个月能卖二三十只,我觉得太厉害了,想着反正怎样都不亏,就把淘宝店开起来了”。

第二个月,梦然也卖了二三十只,“这得归功于我的主图,别人都是用小貂的图片,我特意选了一张我和貂貂的合照。这样‘母慈子孝’的照片帮大家打消貂貂咬人的顾虑,也能建立对店铺的信任感”。

因为国内所有的闪电貂都来自同一个繁殖基地,貂貂们本身的定价和品质没什么差别,所以每家店的驯化方式、经营理念成了核心竞争力。

每一只小貂来到店里,梦然的第一件事就是哄睡,“貂貂能够在你怀里睡着,就说明建立了信任感”。之后,她就会引导小貂完成社会化,让它们学会定点上厕所、独立完成吃喝拉撒。除了这些基本的技能,她还会教小貂一些趣味互动方式,比如主人一比手枪姿势,小貂就懂得躺倒装死。

在淘宝上,这类小众宠物开始有了向全国各地的客人散发魅力的机会。梦然的客户大部分都不是青岛本地的,他们会通过视频选合眼缘的闪电貂,有的貂在店里待了三四天就会被挑走,也有的会待两三个月,“不过客户们都反映,在我身边待得越久,生活习惯也越好”。

被挑好的小貂会通过长途大巴运输,梦然和长年合作的司机打好招呼,一路上也会帮忙照应。最远,它们被送到了西双版纳,“但是如果实在太远,运输有风险,我们就会建议客户换一家”。每位客户都会拿到梦然自制的养育手册,自从开了宠物貂店后,她的手机再也没有关机过,有时候半夜也会收到客户电话,帮忙处理问题。

相较于小狗小猫,小貂确实非常省心,梦然自己有一只貂、七只猫,“闪电貂不像狗狗那么黏人,也不像猫猫那么高冷,只要你召唤,它就会过来陪伴”。大概正是因为这份省心和陪伴感,越来越多人开始尝试养闪电貂。现在梦然的店里平均每月能卖出35只闪电貂,有的资深貂友送给自己一岁的宝宝做陪伴宠物,也有人给自己的闪电貂做了一套表情包。